返回040 一个好男人  囚宠契约妻:毒恋冷血总裁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分手吧”。

    终于从夏东毅的口中听到了分手二字,颜易菡伸手捂住嘴,眼泪顺着修长的手指往下淌着。

    而夏东毅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听着手机里面传来的嘟嘟声,颜易菡缓缓蹲下身子,终于,呜咽声止不住发出来。

    夏东宁挺直了后背,过了好久才转回头,看着蹲在地上的颜易菡,她出声道,“从今以后你和夏东毅,和整个夏氏都没有任何关系了,你走吧”。

    颜易菡耳边嗡嗡作响,缓缓站起身,她觉得自己的双腿都在发抖,颤抖着嘴唇,她出声道,“东宁姐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夏东宁绷着一张精致的面孔,低声道,“你对不起的不是我!”

    颜易菡眼泪更多的涌出来,她知道自己欠夏东毅的,这辈子都还不清了。

    对夏东宁俯下身子,恭敬的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之后,颜易菡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夏东宁叹了口气,过了一会儿,她缓步走到一旁的休息室,站在门前,她出声道,“出来吧,她走了”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里面传出一个男声,“姐,我想一个人待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夏东宁眼眶有些发红,想着仅有一门之隔的对面,夏东毅会是多么难过?!

    “你个傻小子,那么喜欢她,为什么还要放她走?!”

    刚才叫保安去楼下接颜易菡,还有让她出面叫颜易菡提分手,这些都是夏东毅的主意。

    夏东毅背靠着门板,他手里拿着手机,微垂着视线,什么都不说。

    他爱她爱的要疯掉了,但是她却不爱他,或者说,不像爱安牧冰那么爱,所以她注定选择要离开他。

    早就发觉自己深爱的人不爱自己,但却要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,这样实在是太累了。

    缓缓闭上眼睛,掩去眼中那抹深深的伤痛,夏东毅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。

    那天从拍卖会场离开,他也去了颜易菡的公寓,只不过他是隐匿在暗处,而颜易菡却看到了同样隐匿在背光处的安牧冰。

    可能这就是命运,他拼了命去抢那个名为‘命运之轮’的项链,因为他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,他想要结局不一样,他想要自己和颜易菡在一起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可能所有的早在最初就注定了,无论他怎么去努力,怎么去争取,最终还是也逃不过一个命中注定。

    知道颜易菡早就想要跟他说分手,他一直逃避,只是因为他贪婪的想要多在她身边待一会儿,哪怕是一分钟,一秒钟也行。

    就是吃定了颜易菡不忍心那么决绝的拒绝他,所以他还一直试图用逼婚的方式,去让她妥协,让她退却。

    颜易菡总认为她是自私的人,但是殊不知,每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,夏东毅也有,他无法控制自己一看到她,就想要把她永远留在身边的冲动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安牧冰向颜易菡求婚照片的刹那,他知道,故事总要有一个结局了,他不可以一直这样自私下去,如果他真的爱她,那怎么忍心见她每天都为难着?

    夏东毅也曾想过,如果他去面对颜易菡,如果他当着她的面,她会不会临时改变主意呢?但是这样的想法只是一闪而逝,因为他清楚的知道,感动并不是爱,他也不希望颜易菡因为愧疚而留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选择夏东宁去逼颜易菡说分手,其实也是给颜易菡一个比较心安理得的结束方式,最起码这样能让她心里好过一点,能让她觉得自己欠他不是那么的多。

    夏东毅已经尽自己的所能,为颜易菡想到了最多,说出分手的那刻,他的心很疼,疼得他几乎要伸手打开门,告诉她,我是真的很爱你,但是……一切都只是但是,那个时候,他只能背靠着门板,和一门之隔的颜易菡,在手机中说着那些他早就预想到的话。

    原来爱一个人的滋味是这样的,明明很想跟她在一起,但是见她不开心,所以宁可很难过,也要将她亲手推给别人。

    夏东毅倚靠着门板从白天站到黑夜,一动没动,就像是僵直了一般。

    双腿早已发麻,面前的视线也变得不用闭眼就是黑暗,夏东毅睁开眼睛,他能听到自己浅浅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扶着墙壁,他感觉自己发麻的双腿在逐渐恢复知觉,几分钟之后,他伸手打开休息室的房门。

    办公室还有亮光,夏东毅看到夏东宁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他走过去,将自己的外套罩在了夏东宁身上。

    夏东宁动了一下,然后抬起头。

    看到夏东毅,夏东宁出声道,“我帮你叫了你最喜欢吃的甜点,要吃一点吗?”

    夏东毅一眨不眨的看着夏东宁,过了一会儿,他轻声叫道,“姐……”

    夏东宁站起身,夏东毅抱住她,将下巴抵在她的肩膀,就像是小时候一样,他闭上眼睛,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夏东宁拍着夏东毅的后背,眼眶红红的,出声道,“好了,没事了,一切都会过去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,我好想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顿饭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我去联系爸妈,我们一家人是该好好聚一下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东宁和夏东毅就像是小时候一样,轻轻地拥抱在一起,只是唯一不同的是,小时候夏东宁可以揽着夏东毅,但是现在他长大了,她只能被他抱在怀中,而她也只能拍着他的后背,轻声的安慰着。

    颜易菡那天从东瑞国际大门出来的时候,安牧冰已经开车在门口等着她了,她坐到车中,马上就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印象中,她从六岁之后就没有这样哭过。因为家庭的缘故,她总是活的小心翼翼,哪怕是很委屈,也只敢躲在角度低声的呜咽,但是这一次,她却毫不顾忌的大哭出声。

    安牧冰将颜易菡揽进怀中,伸手抚着她的头发,低声道,“别难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颜易菡知道,她伤了夏东毅七分,自己伤了三分。爱情就是一把双刃剑,终究是伤人伤己。

    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