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二百一十二章痴情人,空余梦(1)  陆少的离婚罪妻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可是,他还是不甘心啊,他怎么抢,都没真正的赢过,不,或许赢过,在夏今惜还真心喜欢他的十年里,他不都是胜利者么,所以啊,才越发的显得可悲。

    陆司璟啊,呵呵呵!陆靳寒忍不住的想,这个人在夏今惜的心里占了那么重的比例,甚至……会不会超过以前的他?原来他是这么的怕,怕自己即便用了一辈子把夏今惜绑在身边,最后争不过一个死人怎么办?

    “阿璟,陆司璟,我的大哥,为什么连死了,你都要跟我抢呢……”

    可陆靳寒似乎忘记了,当年是他自己求的陆司璟放手,也是他从陆司璟的手里,求来的那四年婚姻,是他求的陆司璟,对当初的那场“算计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“夏今惜……”陆靳寒缓缓的呢喃,手腕上青筋爆出,“我不想惩罚你的,这一次,就算了,我给你这点时间去缅怀他,反正,你的一辈子都在我手里呢,你有一辈子的时间,都是我的!”

    呵,也是,算了吧。

    一个死人,有什么好争的。

    陆靳寒眼里的戾气被死死压住,似乎一点就燃的寒气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从表面上退却下去,男人终究将紧紧捏住的手机松开了些,面上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神色,最终嘴角半勾起,整个人阴沉沉的,柔得有些可怕,那种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阴暗的可怕。

    仿佛从地狱里了一遭,可他不愿意被人发现,给自己渡了一层表面的光,许久,他闭上了眼睛又睁开,“惜惜啊,反正,你是斗不过我的,你怎么可能斗得过我呢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手指摩挲着手里的照片,这只是今天被拍到的。他是答应了让她自由的活动,可是,他没有说过,不让人跟着她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。

    夏今惜是陆靳寒的,她的一切事情,见过的所有人,发生过的所有事,他都有知情的权利。

    陆靳寒又打开了手机,看着屏幕里缓缓移动的红点,面上多了一层诡异。

    那一枚戒指,她永远都摘不掉。即便她走到天涯海角,他也能定到位把她追回来的,这才是陆靳寒放任夏今惜自由的真正原因,他怎么可能容许她脱离自己的掌控呢……

    是的,在陆靳寒亲手给夏今惜带上去的那一枚戒指里,装着追踪器,他知道她想跑,所以,他要时时刻刻知道她在哪里,夏今惜不是要行动上的自由吗?行啊,他也给她。

    只是,他不想再找不到她了……否则,他会疼的。

    至今为止,陆靳寒也承认,他对夏今惜那点愧疚其实是最微不足道的,他自私霸道,偏执到疯魔,占有欲极强,他这辈子,也就认定了一个夏今惜了,就单单这份执着,就能将那点愧疚轻而易举的压下去。

    否则,他应该放过她的,明知道她恨他入骨啊,可是她愿意对他轻言软语一点儿,哪怕是装,他也乐得被骗。不过是借着赎罪的幌子,将那个女人永远的囚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或许有朝一日,他高兴了,爱的没力气了,她要拿起刀来杀了他,他就让她如愿以偿又怎么样?就拿他这条命给她高兴高兴又何妨?
第二百一十二章痴情人,空余梦(1)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